20年前这部禁片,可能是中国大陆最牛的电影

发布日期:2021-10-21 18:57    点击次数:101
文|馨江湖。

焦雄屏有一次和姜文聊天,问他最喜欢的中国导演是谁。当时是演员的姜文回答说:“不是现在,将来会有”,然后指着自己。

焦雄屏留下了。姜文虽然有自己的霸气,但世界上毕竟没有那么多奥森韦尔斯。

表现好往往是一种“灾难”。

直到《阳光灿烂的日子》高调亮相,大家都震惊了。姜文把自己的青春写成了一首优美的散文诗,雅俗共赏。

《鬼子来了》的出版,让姜在中国电影界神奇的存在,大家开始感叹这个男人霸气背后的滚滚才华。

一个

如果说《杨灿》有些轻佻,那么《魔鬼来了》就像一座山,让人无法呼吸。

两部作品相隔五年时间,从《野草味道的青春之歌》到《人性的苦涩论》。这一步,姜文的跨度足够大。这也显示了他艺术创作的一个独特规律:他必须与他以前的作品保持最大的不可比拟性,基本思想是完全不同。

2000年的《鬼子来了》来势汹汹,但它的命运远非完美。

在未能通过广电总局的审查后,义愤填膺的姜文携作品前往戛纳,该片获得戛纳评审团大奖,但由于违规,五年内未能执导任何作品。

谈及《鬼子来了》的创作,姜文坦言这是对自己35年人生的总结,是一种恐惧、爱和死亡的感觉。

我是一个害怕文学的人。当我遇到一部好电影时,我总是读它的原著。而文学、影视,前者是感官体验,后者是感官体验,所以很多改编总是看起来很可笑。

当我看完《恶魔》的原著《生存》时,我只能用一个灿烂的闪光再次描述这个人的才华。

游凤味写了一部很好的小说,描写了人在苦难面前对生命的渴望。姜文拍了一部很棒的电影,他把镜头直接对准了神秘的人性和战争的原罪。

2

姜文拍到的从来不只是中国人的自卑。他从一个相对客观的角度阐述:日本和中国一样,谁也不应该看不起谁。

萧三郎信奉武士道精神,他不想当阶下囚,所以一开始一心想死,但随着时间的推移,他慢慢向怕死的翻译官靠拢。

一刀和刘的刀彻底唤醒了他,武士道和靖国神社的精神变成了屁样空。

面对死亡,他看到自己只是一个农民,统治阶级强加给他的奴性开始剥离。

小马哥冲进俘虏营砍杀鬼子,日本兵四散奔逃,向国军呼救。日本女性战败后的行为;日本士兵向美国人屈膝的态度,是对姜文日本勇士精神的一种讽刺。

他想粉碎的是对大和民族的恐惧。历史上很多日军投降,也不是所有的日本士兵都敢割自己的肚子。

另一方面,“弱”其实是五千年文明的必然产物。

因为自给自足的前提,在农耕文明下,我们不仅没有入侵,反而演变成了秩序井然的礼仪之邦。但是农耕文明的本质是服从天意,所以中华民族是一个隐忍的民族,不能忍受,甚至不能再忍受。

顺其自然是一种美德。

人就像弹簧,只要没死,就能再压下去。

谁在上面并不重要。

挂一个平台,是中国5000年底层人民的缩影。他们有些人勤劳善良朴实,但他们没有的是国家兴亡和每个人责任的意识。不管怎么说,繁荣和死亡都是人民的苦难,统治者在他们眼里只是一个象征。

马大三突然被杀,一定是基于被屠杀的村庄,因为日本人把“春天”推到了谷底,当它触底时,就会反弹。

另一方面,在历史上,农民主导的权力决定了朝代的更替。刀子切面包和手指。

如果把“鬼子来了”比作一道菜,那一定是东北人餐桌上的炖菜。

马是个懦弱的大三学生。他害怕杀人,但他有独立的行为准则,认为他的好下场会换来日本人的关心。

挂讲台的村民虚伪。他们害怕杀人的马达三知道真相后会牵连自己,然后筑巢。

刀柳和四表兄弟浮夸,自以为高人一等。事实上,他们根本没有能力出手。它是国军小丑般的存在,吹嘘自己代表正义,实则是傀儡式的虚假崇高理想。

小林虽恶,与“恶”相比,日本民族更狡猾。说书人是个墙头草,前一脚还在拍老势力马屁,后一脚就开始拍新权贵马屁。

美国人很傲慢,在生死攸关的场合,嚼口香糖是理所当然的。观众是无知的,他们把砍头当作消遣,麻木而冷漠。

人性乖戾神秘的本性在这个故事中涌动。

马三和萧三郎在某种意义上有着同样的困惑。他们不被自己的群体接受,被孤立。不同的民族,不同的出身,同样的困惑。

姜文弱化了“国”的概念,将自己的思想提升到“人”的高度。鬼子不仅代表日本人,还在人们心中暗含“鬼”。

说实话不难,但要付出代价。

姜文镜头下的战争是如此的“荒诞”,农民没有血性,始终没有抗日战争的痕迹,而日本人却有契约精神,这是剪刀差总局无法承受的。

日军收到投降书后屠杀村庄时,都杀害了手无寸铁的农民,这是一心要为反人类罪开脱的日本所不能容忍的。

但这部电影能否在日本播出,这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。

艺术上,没有主观的谈创作;没有客观性,就没有尊重。

没有人比中国人更适合拍摄清朝的灭亡,但是贝尔托卢奇的《末代皇帝》说明我们达不到那个高度,这是另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。

小马哥会死的。讽刺的是,是萧三郎杀了他。更讽刺的是,在行刑前用手拂去了小马脖子上的一只蚂蚁。

姜文为了最后斩首的红色,把整部电影拍成了黑白画面。黑白本身就是故事的内容,而且做得非常巧妙。

落地头必须转九圈,眨眼三圈,嘴角翘起。这叫含笑九泉。

马面带微笑的酒泉,一个大三学生,竟然看透了这个不分黑白的混沌世界。他代表了一种善良,一种价值观,也代表了人性。其实,一头栽倒是人性的破碎。

姜文用一锅炖菜讽刺大家。

整部电影只有一个血腥的人,或者说是一个残疾人。

什么是悲剧?就是把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人;再聪明能干的人,也只能接受“是”的结果。

我们对历史的理解可能不够深刻,所以无法制作出像《辛德勒的名单》这样的作品。

幸运的是,中国有一个叫姜文的人。

日本人一直拒绝正视侵略中国的历史。他们无法抹去侵略主权国家的罪行,但他们从未放弃抹去反人类的罪行,即杀害平民——他们想扭转南京大屠杀。

国内抗战题材电视剧中不乏农民英雄烈士。它夸大了日本的邪恶,却忽略了日本人的狡猾。虽然它教育人民很好,但也被日本人用作篡改历史的教材。既然中国所有的人都是军人,我们可以把他们全部歼灭。

鬼子来了,他偏了一下身子,大声打了日本人一巴掌。中国从来没有全民当兵。

什么是爱国主义?

真正的爱国,是先有完整的人格,先知道自己是谁。只有客观地认识自己,我们才能变得强大,只有个人强大,我们的国家才能强大。

丑不可怕。可怕的是你意识不到自己的丑陋。正因为如此,你连和好的机会都没有。

可惜的是,时代总是缺少敢于说真话的人。

同样具有讽刺意味的是,鲁迅被编入教科书,姜文被阉割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