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1岁爆红,26岁出柜,34岁毅然变性,《盗梦空间》女主到底经历了什么

发布日期:2021-10-21 19:02    点击次数:179
原作者:InsLady ID:iinslady原出处:微信公众号原链接:21岁爆红,26岁出柜,34岁毅然变性,《盗梦空间》女主到底经历了什么?

曾经风靡全球的《盗梦空间》空的女主角艾略特·佩吉近日拿出一张照片,迅速在网上引发热议。

很多人发现很难相信自己的眼睛。这是《盗梦空间》空里的英雄梦想家吗?

这完全是从女神萝莉,变成了阳光帅气的硬汉!

其实早在去年,佩吉就在ins上发表声明,引起了不小的轰动。

在声明中,他宣称自己是变性人,并将为此采取行动。

这一声明使他成为世界上最著名的变性人之一。仅仅一天,他的ins粉丝就增加了40多万。

对于了解佩吉的人来说,

他的行为不是一时冲动,而是蓄谋已久。他等这一天已经等了33年了。

1987年,佩吉出生在一个普通家庭,母亲是教师,父亲是设计师。

他很小的时候,母亲带他去看歌剧,发现了他的表演天赋和对表演的热爱。

也是从那时起,他决心成为一名优秀的演员。

然而,他对表演的热爱不仅给他带来了巨大的荣耀,也把他带入了痛苦的深渊。

10岁时,他有机会出演电影《小马斧》,并获得了青年艺术家奖。

16岁那年,他拍了一部叫《嘴对嘴》的电影,这也是他迄今为止演得最自如的角色。

因为在剧中,他扮演了一个短发的无政府主义者,这是佩吉第一个最接近男孩的角色。

后来,佩吉参加了超级英雄大片《x战警:最后一站》,她在片中饰演“凯蒂·普莱德”。

这个可以逆转未来,让思想穿越时间空的女人,用轻盈的身躯,会说话的眼神,行云流水的动作,迷住了观众。

就连歪嘴一笑,都像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,散发着无穷的魅力。

凭借这个角色,他正式进入好莱坞的主流视野。

2007年,佩吉主演的《朱诺号》如火如荼,人气持续上升。

剧中,佩吉饰演意外怀孕的高中生朱诺,再一次以精湛的演技,出色地诠释了一个粗心、聪明、独立、无助的女孩。

看过电影的人,既被朱诺的坚定感动,也为她的孤独苦恼。

随后,他被《时代》杂志提名为最具影响力的100人之一。

因此,各种公告如大牌电影预约和时尚杂志络绎不绝。

如果他后来没有表露自己的真心,他的星际之旅可能一直都很顺利。

每次暴露在聚光灯下,佩吉都会穿着短裙和高跟鞋出现。

人们可以在镜头前看到他,美丽而优雅,害羞而微笑,一个女神的形象。

但人们看不到的是他内心的挣扎和痛苦。

很长一段时间,他都无法直视自己的照片,甚至连自己的各种电影角色都发生了冲突。

他热爱拍电影,但内心对自己的认知却越来越偏离好莱坞对传统女性的标准。

当越来越多的灯光聚集在他身上时,他身上的压力也越来越大。

因为他不知道如何向公众解释,即使穿着女性t恤,他也会感到浑身不舒服。

佩吉曾经说服自己,“我很幸运,没有权利抱怨。”

但无济于事,疼痛一点也没有减半。

一方面是奉献的事业,另一方面是内心想要的。

在他双面的生活中,他挣扎着,沉沦着。

后来,佩吉偶然发现了作者p·卡尔的回忆录《成为一个男人》。

在书中,作者详细描述了自己为了摆脱性别的束缚,努力成为自己心中的“他”而一路走来的心酸历程。

从那一刻起,佩吉也有了强烈的愿望:

让所有的“羞耻和不适”让位给“理智和勇气”。

佩吉清楚地记得他9岁时第一次被允许理发时强烈的胜利感。

“我觉得自己像个男孩,想成为一个男孩。我总有一天会问妈妈我能不能做个男孩?”

他总是把自己想象成一个沉浸在虚拟游戏中的男孩,这可以暂时把他从别人眼中的女孩形象中解放出来。那种感觉太棒了!

他曾经认为自己是一种疾病,并试图抑制它,但他越是抑制它,他就变得越痛苦。

直到19岁,他才向父母坦白自己是同性恋。

但是,碍于事业,还是不敢公开。

白天,他在聚光灯下笑得像朵花;晚上,他在黑暗中忍受了一整夜。

他觉得自己完全迷失了自我,这让他感到沮丧和害怕。

终于,有一天,他不想继续徘徊在崩溃的边缘,而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:

2014年情人节,佩吉在拉斯维加斯正式出柜。

“我厌倦了隐藏,也厌倦了无视它而撒谎。因为害怕出柜,多年来吃了很多苦。我的灵魂痛苦,我的精神健康痛苦,我的关系痛苦。”

演讲期间,他紧张得双手发抖。虽然他试图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平静,但哽咽的声音仍然解释了这一天,他等得太久了。

他自问自答:

“为什么这个漂亮的小女孩穿得像个大男人?”

“因为我想穿得舒服。”

那天之后,他彻底改变了穿衣风格,脱下了裙子和高跟鞋,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。

他终于迈出了勇敢的第一步。

然而,这种勇气付出的代价是悲剧性的。

虽然美国对同性群体是宽容的,但主流文化依然是排外的。

尤其是作为明星,一旦公开出柜,就相当于为自己的事业做了一个“自杀宣言”。

佩吉曾经是白人女演员圈的主流,现在却被拉进了女同性恋的边缘圈子,演艺事业一落千丈。

然而,他不在乎,因为他厌倦了在屏幕前伪装自己。

他开始自己拍电影,主角都是同性恋,比如freeheld和Moxi。

之后,他以男性服装作为接手角色的条件。

对他来说,没有什么比真相更重要。

“如果我说这不是我害怕的事情,那我就是在撒谎,这也是这么多人没有站出来的主要原因。但对我来说,活出真实的自己远比出演任何电影都重要。”

虽然他在事业上受挫,但他受到了女同性恋群体的欢迎和认可。

之后,他代表同性恋群体发言,并与同性恋朋友一起拍摄了纪录片《同性恋职业》,聚焦世界各地LGBT(性少数群体)的生活状况。

去日本,逛街区,见证一个男孩出来找妈妈的温馨画面。

我还去了巴西,与那里的极端分子交流和辩论。

在他看来,这远比拍电影有意义。

后来,他也获得了爱情。

2017年,佩吉爱上了一个叫艾玛的舞者。约会一年后,他们举行了私人婚礼。

并在社交平台上大方晒爱。

有人送祝福,有人在评论中肆意谩骂,甚至有人当街吐槽。

但坦然面对真实自我的佩吉,丝毫没有放弃恐惧。

他扛住了各种批评,继续在社交平台上发布与伴侣的幸福时刻。

“真不敢相信,我将来会称这个非凡的女人为妻子!”

然而,在看似幸福圆满的爱情背后,他依然对自己的性别感到迷茫。

“出来前后感觉很不一样,但是我的身体不适真的消失了吗?不不不。”

每天这样的质问让他不知所措。

去年,佩吉突然在ins宣布自己是变性人,再次颠覆了人们的看法。

变性人和同性恋是有区别的。前者是“性别认同”,后者是“性取向”。

他这次的宣言直接推翻了之前对自己性取向的认知,反而找到了更为准确的身份认知。

他说自己是同性恋,非双性恋,既不认为自己是男性也不认为自己是女性。

这一步,他走得比出来更危险。

因为在LGBT内部,也有一条歧视链。

变性人是最后一个T,在社会上更被边缘化和歧视。

一些男女同性恋、双性恋和变性者也是男性和女性,他们称变性人为shemale。

从原来的L到T,他直接宣布脱离原来的女同群体。

这惹恼了一些女同性恋团体,他们集体背道而驰,愤怒地攻击和诽谤佩吉,甚至公开哀悼他对组织的背叛。

“你为什么不能保持你的女性特征,把自己当成一个男人?”

经历了上次那场风波之后,佩吉这次更冷静、更从容了。

他无视批评,他只想做自己,做自己。

他把自己的名字从“艾伦·佩吉”改成了“艾略特·佩吉”。

他要求人们把他的人称代词从“她/她”改成“他/他”。

最后,他做了胸部手术,让自己的身体更接近男人的形象。

当佩吉再次站在镜子前时,他终于认出了自己。

他自言自语道:

我做到了!我从来没有错过。错的是我的灵魂活在了错误的身体里。

莎士比亚曾说:“人可以掌握自己的命运。如果我们受制于人,错不在命运,而在我们自己。”

今年4月,美国著名主持人奥普拉·温弗瑞(oprah winfrey)问佩吉,他决定跨性别后最大的变化是什么。

他笑着回答:“洗完澡出来,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我可以直视自己的胸部,我会对自己说,‘是的,这就是我’。那一刻,我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。”

他的回答虽然轻描淡写,却充满了勇气和真诚。

佩吉用自己的经历,深刻地印证了一句话:

世界上只有一种取向,那就是内心想要的。

只有认同自己,才能认同这个世界。

灵魂没有性别,没有界限。

你想做什么,想成为什么样的人,不必在意别人怎么想。

人生很短,所以我们应该做的是不要把时间和精力浪费在别人的烦恼和损失上。

但勇敢接受自己,认同自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