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3年前的郑伊健,才是香港电影最温柔的一把刀

发布日期:2021-10-21 19:13    点击次数:94
《刀笑》于1994年在香港上映。在辉煌的港片结尾,《刀笑》的质量并不尽如人意,其街头拯救也表现出单一类型港片的内容危机。

即使刘德华和林青霞集结在一起,《刀笑》还是没能展现出原著漫画的侠义精神。浪漫的侠义姿态和高远的冷艳浮于表面,让这种心态的转变烟消云散。

作为香港一代人心中的经典,横刀、名剑、笑点三部小漫画的人生跌宕起伏,引起了无数粉丝的共鸣。破圈失败可以作为后续改编的参考。

其实早在上世纪90年代,香港电影和漫画的联动就已经非常频繁了。植根于香港的漫画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蓬勃发展,知识产权之间的联系已经形成。

到了90年代中期,香港市场的萎缩,如何突破圈层,获得重生,成为香港电影人的难题。漫画的浪漫情节似乎为香港电影注入了新的生命。

《少年与危险》是牛佬写的。自1992年连载以来,立即在香港吸引了大量观众。漫画销量的爆发,带来了香港街头文化的崛起。

《少年与危险》的粤语对白,加上黑帮历史的揭露,以史诗般的气魄展现了现代文明中的黑帮与江湖格局。它包含侠义精神,或者说更符合香港人的价值观。

当然,就《少年危险》漫画本身而言,除了江湖上的仇杀帮派之外,权力的争夺和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与背叛才是最引人注目的点。

江湖见人心是《少年危险》的初衷。

当这种亚文化席卷香港人的时候,电影的正当进入让香港电影的本土化更加明显。在漫画电影第二次崛起的道路上,郑伊健做出了巨大的贡献。

郑伊健出生于1967年。当他年轻的时候,他英俊的脸变得引人注目。TVB主持儿童节目已经有几年了,在李国立的帮助下,郑伊健步入了正途,逐渐在影视圈崭露头角。

或许是因为他出众的形象和温柔,他展现出了同时期男明星所不具备的独特气质。

像漫画中的男人,除了精致的五官,侠义的气质也贯穿了郑伊健的早年生活。

1991年,由他主演的TVB剧《蜀山剑客神仙眷侣传奇》上映后,刚正不阿的邓音一下子盖过了所有正派剑士。

步入正道走入歧途的过程,可能会让无数观众感到心酸。当何家劲的《男儿本色》上映后,郑伊健逐渐在TVB的古装剧中站稳了脚跟。

随着《中国王重阳降世神通》《南帝乞丐》等武侠剧的持续高收视率,郑伊健更像是一个如诗如画的人,温润如玉,冷漠无情。

从古装剧到时装剧的转变是郑伊健职业生涯的分水岭。

然而,在侠义的现代香港社会,郑伊健的潇洒和自由恰恰相反,出现了一个为他量身定做的角色。

原著漫画中,陈浩南战斗力好,头脑冷静,顾全大局。电影和漫画中的郑伊健有很大的不同。在《欲望如火》的场景中,郑伊健展现了他温柔的一面。

1996年1月,《江湖中的少年与危险人物》上映,突破1000万港元,位列当年香港电影票房第11位。当郑伊健的陈浩南在香港迅速走红时,郑伊健却成了万人迷。

或许这就是一个演员的终极自由。长发飘在坚毅的性格和冷酷的外表下,成为继四大天王之后新一代年轻人的偶像。

而郑伊健和陈小春,因为《少年与危险》一路飙升,与刘伟强一起,在主流电影文化之外,创造了港漫电影的新面貌。

但漫画与电影的无缝衔接,让这部电影有趣又接地气,保留了真实感,展现了江湖人的浪漫与灵动。

但随着《少年与危险》电影宇宙的传播,郑伊健作为第一主人公,始终代表着洪兴和正义的一面。他的个人魅力和明星光环也在陈浩南这个角色中得到充分释放。

习惯了江湖厮杀之后,陈浩南不再是初出茅庐的小混混。在铜锣湾成为一个身体欠佳的人后,他并没有从帮派斗争中得到应有的快乐。

很多闺蜜都因为他而死得很惨,见证了无数陈浩南在《你会去哪里》中,对江湖的执念逐渐消散。谈到中国入世后出生的黑社会老大,他也开始相信宿命论。

事实上,在《少年与危险》的火热年代,正是香港电影由盛转衰的年代。郑伊健的崛起与香港电影的大趋势背道而驰。

随着“双周10%”票房格局的消失,上游的郑伊健在繁荣消失后成为了港晚空最善良的明星。

或许在影视圈广为传播的宿命论,也是从片内传递到片外的。郑伊健在接受采访时说,为了报答王晶的恩情,他不得不拍摄《少年与危险》。

没想到,这一系列的大火不仅成就了郑伊健,也印证了第一部电影《少年危险》的片名,“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”,成了预言。

1998年,由漫画《风云》改编的《风云称霸天下》上映。这部电影由刘伟强和郑伊健两位黄金搭档完成。

与四年前的漫画电影《刀光剑影》相比,《风云》保留了华丽的漫画气质,浪漫写意。

此时,郑伊健成为了香港人最好的代言人。他潇洒的温柔也从陈浩南转移到了聂风。

然而,现代与古装的无缝切换让郑伊健的聂风失去了三分江湖精神,帅气的风神腿的每一击都击中了粉丝的心。

郑伊健的电影和它们一样浪漫。事实上,在他后来的电影中,他不可能长时间和他的爱人在一起。

小口吃死于枪击,孔慈死于雄霸,于婕生完孩子死于火海,这些都给天煞的孤星赋予了一生,也增添了许多悲情的背景。

2001年《蜀山传奇》上映时,郑伊健还是香港最成功的明星。他优雅的玄天宗是十年前《蜀山剑客传奇》中对史圣最好的回应。

作为徐老拐18年后的《新蜀山》的一部奇幻巨作,该片在特效场景上可谓做到了极致。玄宗从南明的大火中复活,并不是郑伊健在香港逆势重生的最好写照。

《蜀山传》上映时,是香港电影的哀悼日。这个梦幻般的系统并没有展现出它的票房拉动能力,最终1190万港元的固定票房也不足以支付团队的工资。

然而,徐克把世界上最华丽的特效和场景留给了蜀山和郑伊健。香港剑客正走向巅峰,在喧嚣中落幕。

从现实来看,郑伊健的《少年危情》《风云》《男儿叫英雄》已经成为香港漫画电影所能到达的最高峰,那段风雨飘摇时期的辉煌回望之下是无限感伤的。

在港片最后一波辉煌中,郑伊健真正实现了“暴风骤雨般的变革之龙”。天煞的孤星中国英雄和聂风的自然选择符合他的真实生活。

进入21世纪后,郑伊健身处电影圈,逐渐失去了当年的勇气。票房下跌,给粉丝留下了对昔日辉煌的回忆和感伤。

那时候,陈浩南已经不再执掌江湖,和他一起在港片中走向沉寂。

时至今日,我们再看郑伊健,他依然是香港现代江湖的巅峰。逆势而行,水火交融的青春,是你我都回不去的青春。